專訪新銳導演 陳鈺杰 曾榮獲”金馬獎”與”金穗獎”最佳導演殊榮(本報系總主筆/李著華)

2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最近有一部非常有意義的電影正在台北上映,片名叫做”盛情款待”, ,這部片子的導演是從小在台灣出生,但是在德州達拉斯長大的陳鈺杰(Jay Chern),筆者日前對他進行了一次深度的專訪,從他的言談之中不難發現他對於電造這個行業十分的投入與專精,因為他是影視圈少見的既可編劇執導,又會攝影拍片和剪接配音的全能導演!

01
前景光明無量的台灣新銳導演陳鈺杰

“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雖然從小父母親就讓我學習小提琴,培養了我對音樂的興趣,但是我對電影十分著迷,所以到了唸大學的時候就選擇了電影專科。”
其實陳鈺杰從小就已經展露出過人的科技天分,他在17 歲時即自行開設了電腦公司為人架設網站,編寫程式,此外,還組織了電玩團隊和朋友全美四處征戰以賺零用錢,同時他亦是管絃樂團小提琴首席,還精於武術,參加比賽榮獲跆拳道綠帶全美冠軍。

facebook02

陳鈺杰是如何把自己廣博的興趣與專長轉進電影這個軌道的呢?
陳鈺杰說:” 我很喜歡看電影,我總是從電影中領悟了許多人生的哲理,所以我也希望自己將來也能夠用電影來向觀眾傳達出一些我自己的想法,我認為那就是電影藝術非常棒的意境!”
2004年,陳鈺杰以一部三分鐘短片開始其不平凡的電影生涯,具有文藝創作天份的他從此改變軌道嘗試寫劇本、製片和導演短片,以及動畫製作。2006 年,他自美國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UTA)電影系畢業,並以優異的畢業作品《Spilled》榮獲該校年度電影節最佳電影獎。

02
台灣新銳導演陳鈺杰(中)拍戲掌鏡一景
04
台灣新銳導演陳鈺杰(左)生日與母親丘彥萍(右)合影

2007 年,為了學習中文和尋根,陳鈺杰毅然決然的自美返台,進入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就讀。“對我而言,中文是一項艱難的考驗,雖然在美國有讀過中文學校,但是中文程度並不好,所以回到台灣以後,我花了很多額外的時間來學習苦讀中文,而不是只有唸電影這一科。”

由於陳鈺杰具有紮實的電影根基,所以他在攻讀藝大研究所時駕輕就熟,在就讀期間就已經有許多的傑出的作品產生,並且參與過多部獲獎短片的拍攝,擔任攝影師、剪接師、燈光設計、副導演等等工作,他在不斷的工作和歷練之中使自己成為一位多才多藝的專業電影人。

03
台灣新銳導演陳鈺杰(左)與母親丘彥萍(右)合影
05
出生於台灣的陳鈺杰(左)於1984年到美國達拉斯時與母親丘彥萍以及外公外婆合影

2011年陳鈺杰所拍的一部短片《小偷》一鳴驚人,榮獲”金馬獎”最佳短片,以及金穗獎最佳導演,日本短片影展亞太區的最佳短片,金鐘獎最佳導演獎。2013年他擔任宮崎駿紀錄片《夢與狂想的王國》的攝影師。2014自力創辦電影與影像公司「天大影業」,製作第一部電視電影長片《曉之春》入圍了 2014年金鐘獎六項大獎,包括最佳電視電影和最佳導演,這些殊榮對於一位年輕的導演而言真是難能可貴的。
因為他的那部《小偷》曾經在東京播放過,所以他獲得了日本老字號製片商『松竹攝影所』的青睞,並促成了”盛情款待”這部片子的拍攝。

”盛情款待” 也是一部由『松竹攝影所』首次的跨國製作,英文片名為Omotenashi,日文片名為おもてなし,這部片子聯合了台灣與日本藝人包括王柏傑、田中麗奈、余貴美子、楊烈、木村多江、姚淳耀、藤井美菜、呂雪鳳、陶傳正、和青木崇等等,所共同拍制的電影,演員陣容龐大,大部分的拍攝場景是在日本關西區域,包含了大阪、京都與滋賀等地,片中主要的場景”明月館”雖然位於滋賀山區,但是為了可以完整的體現琵琶湖的美麗風景以及故事的完整性,求美求好心切的陳鈺杰堅持在湖畔旁特別搭景,複製了”明月館”,包含一樓內景,配以藍幕,使用大量特效製作以達到維妙維肖、栩栩如生的境界。

掌鏡的陳鈺杰說:” 我要求的就是完美無缺,讓方方面面都能夠兼顧到,拍電影就是要有這種求、真求善與求美的精神!”陳鈺杰也向筆者透露了他在整個拍片過程之中所遭遇到的困難和經歷。
“由於我不懂日語,所以我在拍這部片子時是透過翻譯人員使用國、日、英三種語言來和演員們溝通,雖然在整個拍片的過程中相當的辛苦,但是大家合作的非常愉快,也十分的圓滿,照著原訂的流程和計劃,使用傳翼、光和影、崛影、像數設計、嵐天企業、炎殺黑龍波等六間特效公司,以及美國3D動畫與合成師在九個月內拍攝完成。”

當然,這部片子也是陳鈺杰所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他以戰戰競競的心情拍攝完成,在筆者詢問他為何取”盛情款待”這樣一個片名時,陳鈺杰說:” 我認為這四個字是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之中,最真實的寫照,我認為,無論你是生活在東方或是西方,人與人之間的”盛情款待”是友誼最自然的流露,也是最令人感動和難忘的,而且我是在偶然的機會裡認識了松竹的社長北川淳一先生,隨後即獲得了拍片的機會,我覺得這好像滿特別的,那不也正是一種”盛情款待”嗎?畢竟平常不會有一個公司去做這樣的事情啊,所以我就用”盛情款待” 這四個字做片名是相當具有意義的。”

這部片子現在正是在台北上映了,並且還獲選為香港 國際電 影節的開 幕片,陳鈺杰表示,他會努力的朝著電影這條路執著的走下去,目前單身的他, 並不急於找女朋友,他說現在電影是他的第一生命,他有十足的信心拍出一部比一部更好的電影!

原本並不希望他從事電影的母親丘彥萍現在也改變心意來支持他,曾經在本報系達拉斯時報任職的丘彥萍難掩內心的喜悅,她說: “說實在的,我不懂電影的事業,只是心疼鈺杰太忙、太辛苦,而我們幫不上忙,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能夠做他喜歡的事,朝著他自己的目標去努力,我很為他開心,也祝福他心想事成!”

是的,陳鈺杰還年輕,以他的專長與素養,相信在他立定方向,執著走下去後,成功與成就應該是指日可待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