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落幕,聖文森為芝加哥觀眾奉獻了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芝加哥時報訊)任何樂器在聖文森的手中都會變得超出樂器的範圍。而她手中的吉他,更像是一個會發聲的機器,充滿了兇猛的聲音,宣洩著情感。12號,在座無虛席的芝加哥劇院,聖文森用生命的血液注入這場演出,為前來的觀眾們奉獻了一場精彩絕倫的表演。

聖文森——即紐約跨德州流行藝術家安妮·克拉克,在舞臺上的表演超出一個歌手的表現,她像是一個演員,游走在臺上。用嫺熟的技巧,像機器一樣精准而不出錯。演出過程中她多次換裝,有時是流浪巡迴樂隊管理員,有時又是外星人。聖文森佔據了整個舞臺所有的視線。

演出最開始聖文森彈著吉他出場,聖文森表達了她的焦慮和憤怒。節目的前半部分是獻給她的前四張專輯的,她演繹了從天真的女孩(嫁給我,約翰,我會對你很好/你不會意識到我已經走了,她在開場歌曲中唱)逐漸變成越來越憤世嫉俗的局外人。

在《響尾蛇》中,她無言的歌聲跨越了歡笑與求救的界限。自始至終,她的吉他都在發出咳嗽和結巴的聲音,仿佛她手中的金屬絲和木頭在跳動。這是一種充滿懷疑的新式結合,這種獨奏,暗示著一塊磚頭被扔進了窗戶。

該劇的後半部分有吉他的腐蝕,但那些聖文森特音樂生涯中最具個人色彩的歌曲也從中汲取了精華。儘管選擇演唱她的新專輯《Masseduction》是個大膽的決定,但它奏效了。全場雷動,歡呼,用手為她打著節拍。在專輯的同名歌曲中,有一段視頻裡充斥著花哨的色彩和家庭用品和粉色嘔吐物的幻覺圖像,而聖·文森特則以令人毛骨悚然的超然態度歌唱:我無法拒絕讓我興奮的事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