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 不期而遇 —“如夢畫苑沙龍展”背後的故事 (作者/雲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一年多前還不會畫畫的一群中年人,如今卻在芝加哥辦起了自己的畫展。
11月19日上午十點,“如夢畫苑沙龍展”在芝加哥西郊舉行。與一般畫展不同的是,此次參展的作品大多為史向彬畫室50多名成人班學員所創作。她們來自各行各業,之前幾乎從未接受過繪畫培訓,可謂“白紙一張”。然而,在跟隨史向彬老師、英小樂老師學畫後,她們進步神速,短短幾個月裡就創作出了幾百幅作品,並自主籌辦了沙龍展。雖說只是一次業餘畫展,但史向彬老師堅持要按專業展覽的所有流程來舉辦,她悉心指導業餘策展人和籌備組志願者有條不紊地落實,從而使現場效果完全不輸專業展覽。當天六小時的畫展吸引了逾400多觀眾前來觀展,他們在作品前流連忘返,歎為觀止,不敢相信這是一群畫齡只有一年的學員所創作。
對於學員們在沙龍展上的精彩表現,專業從事美術教學出身的史向彬老師連呼“想不到”。她想不到的不僅是學員們繪畫的進步神速,更是這群特殊學員對於美的追尋之執著:從工作生活的紛擾中暫時抽身,沉靜在繪畫的世界裡邂逅藝術感知美,不為其他,全因心底那一份真切的喜歡。
從十人到五十多人
史老師的幾個“想不到”
史向彬老師一九八七年畢業於中國六大美院之一的廣州美術學院並留校任教,抵美後她潛心研究並實踐兒童美術創造,至今年從事藝術教育剛好整三十年。培養並輸送了一大批學生進入頂級學府的藝術學院學習,多年來進入長青藤名校的就有十幾位,哈佛,耶魯、史坦佛、麻省理工學院、布朗,應該說所有長青藤名校都有其學生被錄取。這幾年,不時有跟隨史老師學畫的學生家長,在孩子從畫室畢業後,提出自己想跟著她學畫的請求,但都被史老師一一婉言相拒。她說:“我沒有動心,因為之前也教過幾個成人,都沒堅持下來。所以,也就意興闌珊。但多年家長成好友,像立婷、紅梅、蔡宇、陳紅等朋友一再相邀,最後終於在一年前,把這個成人班辦了起來。”

史向彬老師介紹畫展的籌建和如夢畫苑的故事

很快,史老師便遭遇了第一個“想不到”:這個班迅速從最初的十位左右的學員,擴展到了五十多位學員。
人到中年,繪畫班裡一半以上學員都有自己忙碌的工作和成功的事業,為何還會有雅興從零開始學習藝術創作?漸漸地,史老師從課堂裡、作品中,感受到了繪畫給中年學員帶來的變化,這,也是她開辦之前“始料未及”的。
上個月24日,是沙龍展的策展人、被班級同學尊為“助教”的立婷學畫整一年紀念日。作為成人班的發起人之一,立婷一直很喜歡去Museum, 對Art history 也很感興趣。“從學習握筆開始,到感受畫完第一張畫的欣喜,再到現在,我越來越感覺畫畫很難,而且是越來越難。但,難並快樂著。”立婷說,學畫的這一年,好好壞壞畫了好多張,積累了一疊畫擺在那兒,自己才發現:“原來我有這麼多時間。”於立婷而言,繪畫讓光陰的流逝變得看得見,並且不知不覺中,在畫裡她繪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對於東方藝術團話劇團團長,商業成功人士,同時也是此次畫展場地無償的提供者陳紅來說,每一次在各個事務間擠出來的上課時間,無疑是最為愜意且愉悅的美妙時分。她說,即使來不及畫,每一次聽老師講課,每一次欣賞同學們的畫作,都是最好的精神大餐。
而阿崗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鄭紅,常年累月在實驗室進行晶體研究,科研強度可想而知。但是,她接連不斷創作出的一幅幅佳作,卻讓老師都驚歎:這個嚴謹的女科學家真了不起。
事實上,鄭紅幾乎從未有整塊的時間去繪畫。她的畫作都是利用碎片化時間完成。她笑稱,做飯的時候,也會抽空去畫幾筆。繪畫,使科學的理性和藝術的感性交相融合,奏出了生命的交響。鄭紅說:“畫畫以後,心靜了,每天活得有意思,有盼頭,很享受繪畫的安靜時光。”最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畫畫以後,她整個人的氣色越來越好,臉上的斑都消退了。
與立婷和鄭紅她們不同,任甯起初參加成人班,只因為身邊幾乎所有的朋友都去學畫了,為了和朋友保持共同話題,她也就跟著一起來到了繪畫班。畫著畫著,就情到深處捨棄不下,為了繪畫,她竟然放棄了原先已經決定好的搬家的決定,繼續留在了芝城。
成人班的另一位“助教”蔡宇,對於繪畫帶來的生活變化,有著別樣的體驗。從女兒繪畫的旁觀者,變成藝術之路上的同行者,她和女兒的關係愈加親密和諧。她們相互點評,共同欣賞,親子間的感情有了更深層的聯結。
此外,數學教授瑩潔,醫生張莉,統計陸莉萍,可以說是學員班最為勤奮的學員,她們的作品之多、進步速度之快得到了史老師由衷地嘉許。畫畫,讓已榮升祖母級的張莉煥發了青春的生機。

英小樂老師(中)和參展嘉賓在一起

追夢路上互勉同行
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中國美育,古已有之。早有孔子提倡用雅樂教化民眾,後有“美育群才,其猶人之藝乎。”只是不知何時,我們失落了對美的追求。好在,在史向彬老師的畫室裡,有一群中年學生,拿起了畫筆,孜孜以求審美的生活方式。那些在年少時被無情剝奪的美育課,正在這個畫室裡,一節節地補回來。
美是無用的,但美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
對於這批人到中年的學生,史老師充滿了感情。她說,很多學員非常刻苦努力,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她們似乎都在追逐心底由來已久的藝術之夢。在她眼裡,相較兒童,有了生活閱歷的成人學員,更能理解畫家們的精神世界,對創作手法也能有意識地錘煉和實踐。
熊斌,這位元畢業於清華大學工程專業的理科男,目前從事IT行業,是成人班唯一一位男性,被史老師戲稱“一人撐起了半邊天”。8月底參加成人班的他,之前每年會畫一、兩張水彩,無章無法。但進入畫室後,蘊藏的藝術天賦噴湧而出,三周前,他“曠工”第一次畫油畫,就讓人驚豔不已。他說,能有這樣的進步,最重要的是老師的教學方法好、循序漸進、點撥到位,同時也得益於這個班級整體的藝術氛圍和同學間的相互啟發。
學員們認為,成人班最寶貴的不僅在於繪畫技藝的提升,更在於審美能力的培養。這群中年人的藝術之旅,以畫室之名連接,卻從不囿於畫室。除了戶外寫生讓學員們興奮外,定期的博物館之旅和家庭藝術沙龍以及內部的作品觀摩更是讓大家受益匪淺。

參展作者合影

最讓學員們印象深刻的,是今年4月在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聆聽的中國陶瓷史現場講座。英小樂老師從中國陶瓷發展的藝術淵源、變遷及發展,講到從館藏的每一件藏品的藝術鑒賞和藝壇逸事,內容豐富翔實,講述生動有趣。英老師信手拈來的深厚學養,讓學員聽得如癡如醉。從早晨十一點到下午三點半,整整四個多小時,十多位師生倘佯於藝術的美妙世界,渾然忘我。得英老師之啟蒙,冰冷的陶瓷有了溫度,遙遠的歷史如若在今朝。漸漸地,門外漢們在藝術瑰寶前略知了一二,得其真意幾分。
一年,於藝術學習而言,太短太短。對於這群中年學生的“藝術未來”,史向彬老師許以深深地期許。她希望這些學員能繼續把基礎打扎實,將來走出屬於自己的獨特道路,呈現更為個性化的藝術表達表現方式,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