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切割術 文/李著華(本報系總主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聯邦大陪審團起訴川普總統的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佛特及其商業夥伴副手蓋茨勢必在未來的數月裡給川普政府投下不小的陰影,由於國會授權穆勒在調查”通俄門”時有”獨立自主性”,所以如果川普試圖去與上述這幾人做政治切割,或是在情急之下阻撓或終止穆勒去繼續調查的話,那就成為濫用職權的證據,那麼他被彈劾就是必然的了! ≈

聯邦大陪審團正式以包括陰謀反國家、證詞不實、洗錢、騙稅和違反外國遊說規定等12項罪名起訴川普總統的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佛特(Paul Manafort)及其商業夥伴副手蓋茨(Rick Gates),這也是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啟動調查川普是否與俄羅斯有不正常、不正當與不正直的「通俄門」曖昧關係以來的第一次”成果”,此外,穆勒也表示,川普的前競選顧問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lous)也已供稱和認罪他曾與一名和莫斯科政府有關係的教授接觸,並從她那裡取得了希拉蕊的數千封電子郵件”黑資料”。

白宮的第一時間反應當然是否認這一次的起訴與總統大選有直接的關係,川普在推特上面推得一乾二淨,認為那是他們的”個人行為”。然而無論他如何去周旋、反駁,大陪審團對馬納佛特及蓋茨的指控對於川普來說無疑是最近最壞的消息了,因為這位前川普競選團隊經理已經向聯邦調查局表示願意接受調查,他們也成為了涉俄調查最先被起訴的兩個人。

保羅‧馬納佛特在華府是一位很有名的”政治經紀人”( political broker) ,也就是所謂拿錢辦事的”政治掮客”(lobbyist)” ,他曾經做過福特、雷根、老小布希總統的政治顧問,當年在他們參選美國總統的時候,都很有貢獻,他所經營的”政治公關公司” 業績頗豐, 他原本與川普並沒有任何牽連,但是去年川普在與共和黨內的大佬們陷於溝通危機的時候,花了不少錢聘用了他,以靠這一位老謀深算的”形象塑造人”(image-maker)來為他改頭換面,他是從去年3月到8月之間協助川普團隊進行競選相關工作,其中5月到8月更擔任競選總部的經理,在當時他的首要任務是要扭轉頹勢,設法爭取共和黨內大人物對川普的支持,避免川普在共和黨克利夫蘭大會上敗北,後來川普獲得提名,馬納佛特自然是功臣一位。

此前FBI早早就已經盯上了馬納佛特,他曾公開否認他在大選期間有意同俄羅斯情報特工聯繫,也否認參與俄羅斯”破壞美國利益”的任何活動。穆勒的調查團隊在今年早些時候突然搜查了他的財產並沒收了相關檔。

不過目前需要指出的是,雖然指控並不意味著定罪,只是根據穆勒此前的調查情況來看,穆勒一定是手持關鍵性證據,只是尚未拿出來,目前穆勒的調查集中在川普競選團隊同俄羅斯方面可能存在的共謀,以及是否該團隊曾試圖妨礙司法公正。調查人員還在仔細審查川普及其同僚與俄羅斯方面的資金聯繫。

川普方面近期也曾對此事發聲,他曾表示希望看到針對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調查就此結束,並表示對此事已經”厭煩”,他還做傲慢的表示,一旦遭受”政治破害”時,他就具有”特赦”自己和任何人的”絕對權力”。川普還向民主黨官員開炮,認為他們仍在繼續把這次調查作為2016年大選失利的藉口。他強調:”整個涉及俄羅斯的事情,就是大選失利的民主黨找的藉口,並沒有什麼串通和勾結”,川普更是發送數條推文,矛頭直指希拉蕊,認為她及其黨人製造假檔案,並與俄國做鈾交易、刪除三萬多份電子郵件、搞定科米等等卻從來沒有受到什麼調查,現在民主黨反而指責他與俄國相勾結,認為這是民主黨邪惡政治的”獵巫”行動。

隨著馬納福特被大陪審團批准逮捕,他也自行接受調查,勢必在未來的數月裡給川普政府投下不小的陰影,由於國會授權穆勒在調查”通俄門”時有”獨立自主性”,所以如果川普試圖去與上述這幾位競選時期週邊的人做政治切割,或是在情急之下阻撓或終止穆勒去繼續調查的話,那就成為總統濫用職權的證據,那麼他被彈劾就是必然的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