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儿迷糊

173

有如此问路的,还有如此告诉地点的! 那位女子想打听地方,连个小区的 名字都不记。幸亏现在通讯便利,有手 机随时可以询问,不然她可能就白出来 一趟了。 女子要找的人(她在电话里 称呼为张老师)住的小区明明不在南江 道上,而是在西山大街,却要告诉她找

南江道。 亏得她是问到了阿智,而阿智已经

意识到她找的其实不是南江道,才引导 她问明了小区的名字。否则,她这一晚 上可就要“远途旅行”了。道理挺简单 :南江道向西走不远,顶多两站地就到 了头儿——被一个生活小区拦住;而向 东可就远了,一直通往郊县。若是她没 有问清楚地方,径直顺着南江道向东 (她向阿智问路之前,就是以为还要向 东走)开车,敢说她到了后半夜也找不 到那个小区。

寓言故事《南辕北辙》讲述了一个 人要乘车到楚国去,由于选择了相反的 方向离楚国反而越来越远了。

”。

美南報系 芝加哥時報‧芝加哥黃頁 電話:(630)717-4567 傳真:(630)717-7999 Emai:l ccn100@ChicagoChineseNews.com www.ChicagoChineseNews.com

E17

确实,不少猫啊、狗的有叼鞋玩儿的习惯,想必鹿鹿也是如此 ,它瞎玩儿的时候,“1藏”8了小宋的一只皮鞋,才迫使主人无法西 装革履了。当然啦,鹿鹿不告诉小宋那只皮鞋藏在哪儿了,就对了

阿智住的生活区大门对着迎宾大道 ,马路对面是一所师范专科学校,简称 师专。

北边的迎宾大道、南边的南江道, 东西的东山大街和西山大街围成了一个 几近正方形的区域,绝大部分都被师专 校区及其家属院占了。这一圈儿马路旁 的便道挺宽绰,阿智几乎每天晚饭后都 要在这里散步。

这天晚上,阿智照旧出来散步,从 校园外围的西北角起步南行,围着校园 外围转了多半圈儿,到了东北角以后再 掉头向西走。他正走着,突然一声“叔 叔”的呼唤响起,吓了他一跳。

原来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从树木遮 着灯光的暗处冒出来拦住了他。阿智站 定脚步,打量了一下女子,问道:“有 事吗?” “那条路是南江道吗?”女 子指了指阿智身后十几米远的东山大街 问道。

“不是,沿着这条街往南走,到了 第一个路口,交叉的那条路才是南江道 。”阿智扭过身,给她指着方向。

“那到了南江道还得往东走吗?” 女子又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听到女子这样的问话,阿智已感到

她挺迷糊,而且觉得她应该是找南江道 沿途的某个地方,而并非找南江道。于 是便又问她:“你想找什么地方?”

“师专家属院。”女子说。 “你 顺着围墙往西走,进学校北门,穿过校 区出南门,再往西一拐,走不远儿便是 师专家属院。”阿智指了指西面不远的 师专围墙说道。

“离师专家属院二百多米远的一个 小区。”等阿智说完了,女子又补了一 句。

嗨!这个丫头真逗,她说话竟然还 大喘气!

阿智憋着没有笑,又问她:“那个 小区叫什么名字呢?”

“我也记不住了,还得再问一下。 ”女子说着,掏出手机问了起来。

等她问清楚了小区的名字之后,告 诉阿智,并问开车应该怎么走。

“你按照我刚才说的,到了南江道 向西拐,到了西山大街再向南拐,大约 再走二、三百米就到了那个小区。”阿 智给她指明了路线。

“我刚才就是开车从西边过来的, 走过了。”女子不好意思地说。

  待女子走后,阿智摇了摇头想:竟然

那位问路的女子和电话里的张老师 凑在一块儿,真是一对儿迷糊,差点儿 就共同上演了一幕现代版的“南辕北辙

。否则它就不是狗了,

准是

美南作協專欄

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