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化時間裏的學習, 可能是無用功(一)

57

碎片化時間管理,真學問還是假雞湯

“乘地鐵上班需要一小時,來回就是兩小時,一個月就是四十個小時,你一周也只工作四十個小時,利用好這些碎片的時間,你就會比別人成 功。”

聽到這個,你還敢在上班的路上刷微博、聊微信、打遊戲嗎?畢竟從小愛因斯坦就對我們說,天才是 1%的聰明加 99%的汗水,魯迅先生也言 之諄諄地告訴你,時間就像海綿裏的水,只要願意擠,總還是有的。所以,你之所以不成功,99%是因為你不願意擠時間學習。

近幾年來,如何利用碎片化時間,漸漸地成了一門“顯學”。在某個碎片時段,人們讀著“碎片化時間管理學”,倒成了一種消磨時間的辦法 ,沒準還能讓人趕緊把飯吃完,以免把時間浪費在低等的食欲上,順便給飯店提高翻臺率。

然而,愛因斯坦那句話還有下半句:“但那 1%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 99%的汗水都要重要。”魯迅的話也無法把握當下的時代,因為 時間再也不是海綿裏的水,而是散落一地的雞毛,把一地雞毛收集起來,並不能得到一只雞。

亞裏士多德說,“飛行的箭矢在每一瞬間都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不論把多少靜止的箭矢集中起來,都不可能得到飛行的箭矢”。利用好每一 塊碎片化時間,把人弄得如緊繃的弦,也許只會加重這個“996(朝九晚九,一周六天)”時代的病癥,讓工作與學習填滿時間的間隙,扼殺你最 後一點閑適。

碎片時間本就該用作消遣

在高峰期的地鐵上讀過書的人,一定不會想讀 第二次。狹窄的車廂裏彌漫著汗臭味,嘈雜的聊天 聲湧入你的耳朵,每到一站你都要“腹背受敵”, 經受好一番推搡。最要命的是,你要在狹小的空間 裏,伸出一只手,五指合力,夾住一本書,另一只 手還要穿過人墻,緊緊勾住滑膩的扶手。

太狼狽了,讀書的優雅氛圍瞬間被擊碎。

更令人沮喪的是,你利用了碎片時間,卻幾乎 感受不到讀書的樂趣。如果願意,你可以試著把所 有的時間都塞滿,把 24 個小時過成 30 個小時,結果 一定是你沒來得及成功,就已經把自己累死。

當代人其實相當辛苦,目前執行的 8 小時工作制 ,和當年有很大不同。1817 年,羅伯特•歐文等人 勇敢地發起了一場運動,呼籲人們每天的工作時間 不應超過八小時。他的口號就是“八小時工作,八

小時消遣,八小時睡覺”。現在,這 項制度已經演變成了“八小時工作, 一小時邊工作邊吃飯,無數小時加班 ”,睡眠時間不足八小時已是常態, 消遣的八小時更是被交通、加班無限 占用。

都這麽累了,你還叫我利用碎片 時間?那些時間本來就是給我休息和 娛樂的好嗎?

看起來很不積極向上的碎片時間 ,其實本來就是用作消遣休息的,只 不過當代人沒辦法享受這段時間而已 ,我們大可不必因為沒有利用好這些 時間而自責,相反,我們還可以控訴 一下:我明明應該在床上躺著,現在卻要在地鐵裏 擠著。

所以,碎片時間的解 決方案應該是,盡可能讓 這段時間過得像那“八小 時消遣”,越輕松越好, 越無所事事越好。

碎片時間裏學習可

能是無用功

聽到這個閑人理論, 恐怕會有“積極青年”跳 起來批評:“這麽不努力 ,會被時代淘汰的!”不 過,別擔心,科學家會替 你反駁他:在碎片時間裏

學習,可能是無用功。 影響工作成果的重要指標是註意力,而不是時

間,註意力集中往往會有事半功倍的奇效;反之註 意力不集中時,工作時間越長,效果會越差,甚至 會引發焦慮煩躁的情緒。科學家斯丁•加德納的調 研發現,我們的大腦在將註意力集中起來時需要完 成兩個步驟:“敏感性增強”和“高效選擇”。所 以在工作時我們必須兼顧兩點:

1.不同時接受多項任務以避免在工作中被分散註 意力。

2.即使只有一項任務也要減少幹擾項的存在。

一個人根本不可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甚至連專心致誌都很難做到。傳說中有人通過碎片 時間背完了一本牛津詞典的,那真的只是傳說而已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