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仁波齊》姐妹篇首映改檔8.18 “皮繩上的魂”敘事燒腦?導演:信任觀眾能理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張楊導演攜新片《皮繩上的魂》在京舉辦 首映禮,這部電影是和《岡仁波齊》同時期拍 攝的姊妹篇。在活動現場,導演張楊,執行制 片人成功,以及主演金巴、曲尼次仁、紮西敦 珠、索朗尼瑪、更登彭措集體亮相。片方同時 發布了改檔海報,宣布電影將改檔至8 月18 日 上映。在現場張揚導演直言:“我壹直知道這 部電影是個‘賠錢的買賣’,感謝幾位投資人 讓我任性地拍完這部電影。相信現在的觀眾都 很聰明,會從多個角度解讀這部電影。”

多時空多敘事線索彰顯魔幻氣質 劇情燒腦難理解? 張楊導演表示要相信觀眾 電影《皮繩上的魂》根據西藏著名作家紮

西達娃的兩部短篇小說改編,將《西藏,系在 皮繩結上的魂》和《去拉薩的路上》的劇情融 為壹體。電影中有三條主要劇情線:獵人塔貝 護送聖物天珠去傳說中神秘的掌紋地;壹對藏 族兄弟尋找塔貝復仇;作家格丹尋找小說中的 角色塔貝,找尋這段救贖的終極意義。——三 條敘事線,多個時空,虛構和真實雜糅,賦予 這部電影壹種魔幻現實主義的色彩。

對於《皮繩上的魂》和《岡仁波齊》之間 的關系,張楊導演形容:“就是左腳朝聖,右 腳降魔的關系,二者殊途同歸,對我來說都是 探討真實和虛構的關系。”張楊還透露: “《皮繩》裏的作家格丹,他其實就是我的投 射,這個作家在裏面尋找他小說裏的人物,實 際上是很虛無的事,在電影的結尾,他和自己 小說裏的主人公出現在同壹個畫面裏,這是不 可能的,但對我來說,真實和虛構就是導演不 斷地在電影裏嘗試、尋找的東西。”

映後有觀眾表示,《皮繩》多時空多線索 的魔幻敘事非常“燒腦”,可能對普通觀眾來 說是個不小的挑戰,還有觀眾表示,“不看到 最後壹分鐘,都無法理解這部電影”。對此張 楊導演回應道:“我相信觀眾都是很聰明的,

之前我們的電影人都把觀眾想得太簡單了,覺 得給他們壹個簡單的東西就行了,其實我覺得 像《皮繩》這樣的電影,對觀眾來說會更有 趣,可以引發各種角度的解讀。”

《皮繩上的魂》主演分享拍攝心得 片中作家壹角 即是張楊導演在電影中的化身 在首映禮上,《皮繩上的魂》眾位主演悉

數到場,與現場觀眾分享拍攝時的感受。電影 中塔貝的飾演者金巴介紹了自己拍攝期間和張 楊導演的深度溝通,表達了自己對塔貝這個角 色的認識,“這個人物是罪孽滿身的獵人,逃 避責任,不懂愛與慈悲,護送天珠到掌紋地的 過程,也同樣是他的救贖之旅”。

電影中女主角“瓊”的飾演者曲尼次仁談 及自己對角色的認識,作為電影中主角塔貝的 女人,她不僅僅是癡情與包容的角色,還是壹 個“護法”的概念,甚至像西藏佛教中的“綠 度母”。曲尼次仁直言,“我從12 歲出來學藝 術,其實已經離開西藏多年,我挺懷念以前的 那個自己的。這次因為拍攝這部戲再次回到西 藏,在蒼涼的無人區呆了好幾個月,我覺得有 種返璞歸真,找回自我的的感覺。”

電影中作家格丹的飾演者紮西敦珠,哥哥 占堆的飾演者索朗尼瑪、弟弟郭日的飾演者更 登彭措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紮西敦珠直言自 己飾演的作家壹角,就是張楊導演在電影中的 化身,是連接眾多時空線索的關鍵人物,在電 影中尋找筆下的人物,這也表達了壹種創作上 的焦慮。索朗尼瑪回憶了和張楊導演初次見面 時的情形,闡釋了自己對於角色的認知:復仇 與被復仇是壹種怨恨的輪回,需要包容和慈悲。 更登彭措談起郭日這個角色,感慨他被仇恨蒙蔽 了雙眼,成為了仇恨的奴隸,犯下好多罪過。

張楊直言《皮繩上的魂》可能是“賠錢買賣” 魔幻公路西部等多類型融合

引發觀眾各種解讀

張楊導演介紹:“從壹開始在想這個故事 的時候,我腦子裏呈現的是壹個西部片,加上 這個電影都是在路上,之前的電影《落葉歸根》 包括《岡仁波齊》,其實都是在路上的故事, 我在《皮繩》中加入了壹些西部片、公路片的 元素,用這樣的類型解讀人和對生命,這和美 國的西部片不太壹樣,美國西部片裏有壹些既 定的主題或是壹些善惡之間的較量,我只是用 了這樣的類型外殼。”

張楊執導的《岡仁波齊》最近在內地市場 獲得近億元票房,提到這部姊妹篇《皮繩上 的魂》的市場前景,張楊的態度卻十分謙虛, “我曾經說過‘皮繩’或許是個賠錢的買賣, 它非常小眾,感謝幾位投資人讓我任性地拍 完這部電影。別的導演看到票房都會覺得是 個數字,但我卻覺得那都是壹個個真實的觀 眾。想到有幾百萬觀眾看到《岡仁波齊》, 我已經非常滿足了。至於這部《皮繩上的 魂》,我也是希望能把它推薦給喜歡的觀眾 就好了。”

在首映禮上,《皮繩上的魂》多類型的融合 引發了觀眾多角度的深度解讀和熱烈討論。比如 有觀眾就從女性主義的角度解讀,指出瓊與塔貝 之間關系的變化,女性包容與無條件之愛對塔貝 的覺悟至關重要。還有西藏觀眾表示,電影非常 真實地表達了藏民族的生死觀:眾生生來平等, 死後有靈魂輪回。甚至有觀眾指出:“雖然很多 人說《皮繩》是魔幻現實主義風格,但在我看來 並不魔幻,反而非常真實,這是壹種藝術表現上 的真實,說服力和感染力十足。”

還有觀眾體會到電影中108 天的內在深意: “塔貝和瓊最後走了108 天,有種說法是人生有 108 種煩惱,這壹路消滅了所有煩惱,消滅了怨 恨,自己獲得了救贖。”還有從精神層面上解 析:“我覺得這兩部電影都回答了人類的終極 需求,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到哪裏去,這 是每個人會追問的問題。”

分享: